脸书大战澳大利亚:得罪“小弟”不要紧?

在澳大利亚媒体被美国社交网站脸书“拉黑”3天后,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20日总算能稍许喘一口气:“脸书暂时又把我们当朋友了。”过去的这个周末,双方试图商议如何化解争端。

这些天的博弈中,澳大利亚似乎站在了舆论“高地”,获得了同样打算强制谷歌、脸书为转载新闻内容付费的欧盟、加拿大的支持,还游说了拥有超过3亿脸书用户的印度加入。

然而,被一家美国互联网企业“欺负”成这样,澳大利亚拿到的“剧本”绝不只是“枪打出头鸟”这么简单。

图说:澳大利亚报纸的头版刊登了有关脸书的报道 来源:AP news

澳大利亚创了先例

作为美国盟友的澳大利亚,“不声不响”地对老大哥家里的人动了手。

去年12月9日,澳大利亚财政部在全球首先提出了平衡利益分配不均、提升媒体议价能力的相关立法《新闻媒体和数字化平台强制议价准则》,矛头直指美国互联网公司脸书和谷歌。根据这份法案,新闻机构可以单独或集体邀约脸书、谷歌等平台,就后者付费使用前者的新闻内容讨价还价。

今年2月17日,澳大利亚众议院通过了这份法案,要求互联网企业在使用新闻链接时,向播发那些新闻的澳大利亚媒体支付费用。参议院定于22日就议案启动辩论。如果进展顺利,议案有望在下周末之前获批、成为法律。

就这样,抢在欧盟、加拿大的前头,澳大利亚政府成了全球首个与美国互联网巨头正面“硬刚”的政府。总理莫里森表示,澳方创世界先例、推进相关立法的举措得到民众广泛关注和诸多国家支持。

当惯了“小弟”的澳大利亚之所以突然硬气起来,说到底还是为了钱。近年来,脸书、谷歌等互联网平台深刻改变着新闻内容生产、分发和消费的方式,也抢走了同传统媒体合作的广告商。按照澳国库部长弗赖登伯格的说法,在澳大利亚互联网广告总收入中,谷歌收入占比53%,脸书占比23%。

甚至没有知会一声

枪打出头鸟,这个道理弗赖登伯格自然明白。只是他没有料到,脸书竟然都没有知会一声澳大利亚政府,就采取措施“拉黑”了澳大利亚媒体。

18日一早,用惯了脸书的澳大利亚人发现,无论本人是在澳大利亚境内还是境外,都无法在脸书上阅读和分享新闻了。这显然是来自脸书的报复行动。

不只是当地媒体被屏蔽,脸书上分享的海外媒体发布的新闻报道也与澳大利亚的脸书用户“无缘”。甚至连澳大利亚政府机构的脸书专页也不幸“中枪”。

总理莫里森称脸书禁止用户读新闻是“威胁性行为”,19日敦促脸书“尽快行动,回到谈判桌前”。

脸书则为其做法辩护,指责澳方“从根本上误解”社交媒体平台与媒体机构的关系,“脸书并没有窃取新闻内容,是新闻机构自己选择在脸书分享新闻内容”。

脸书公司负责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业务的威廉·伊斯顿称,是澳大利亚政府的决定令公司面临了一个严峻的选择:要么心怀不甘地遵守法律,要么停止为澳大利亚用户提供新闻内容。于是,脸书只能怀着“沉重的心情”做出了这样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借机试探各国底线

脸书真的“心情沉重”吗?显然不。

脸书赌定,最先会在这场风波中“跪地求饶”的,一定是澳大利亚人。纽约一家分析公司的数据显示,脸书的屏蔽行动直接影响了澳大利亚各家新闻媒体网站的访问量,总流量下降了约13%,而用户因读取新闻不便而舍弃脸书的现象尚未出现。

表面上,脸书以澳大利亚法律为挡箭牌,“依法合规”地屏蔽了新闻内容,但事实上却是想要利用1700万澳大利亚用户长年累月形成的阅读习惯,以及严重依赖脸书传播、规模较小的新闻媒体,逼迫莫里森政府退让。

然而,脸书的应战策略还不止于此。

恐怕在脸书看来,想杀鸡儆猴,澳大利亚是绝佳的试验品。毕竟,欧盟、加拿大也在酝酿拟定《数码服务法》和《数码市场法》等,强制互联网企业为平台上转载的新闻内容付费。枪打出头的澳大利亚是一方面,但另一方面脸书也想试探各国的底线。挑战在西方世界里当“小弟”的澳大利亚这个小市场,总比得罪4亿总人口的欧盟市场,要来得划算得多。

如今,有了欧盟的支持,一通电话又为澳大利亚获得了拥有超过3亿脸书用户的印度声援,莫里森总算是将脸书拉回到谈判桌前。但面对气势汹汹的脸书,莫里森又该犯难了:该如何讨价还价、达成一致?新法规执行的底线又在哪里?倘若脸书一不乐意,又说拉黑就拉黑该怎么办?

微妙的是,谈及上述争端时,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·普赖斯19日说,美方通常支持美国企业,但不会公开评论此事。

在外交上经常自告奋勇为老大哥“打头炮”的澳大利亚,这下总该回过神来了吧。

玖田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